#盾铁#(倩女幽魂AU)捉喵记 - Chapter 16 正文完结

原:An American Fairy Story

Chapter 16 正文完结

 

看着Steve疾奔而去的背影,大猫噌地站起身,也想跟上。

“Tony,你不准走!”Howard厉声喝道,随即转向Jarvis说,“不用引爆,把他们关进吸血鬼地牢。如果Thor和那个人类出手阻挠,连他们一起关起来。”
Jarvis领命而去。

“Tony……Tony……”Howard看着眼前那个僵直身体背对着自己的大猫,无力又无奈地轻唤着他的名字,颓然跌坐在椅子上,右手扶额,摇头低叹。

“喵……”沙发上的大猫奶奶地叫了一声,扭过身看着书桌后那个一直高高在上、习惯了呼风唤雨的男人,只一瞬间,仿佛老了很多。

“爸爸……”沙发上出现了一个浑身赤裸的青年,深棕色的头发,巧克力色的大眼睛闪着晶莹的水光,正是Steve日思夜想的Tony。

“Tony!”Howard倏然站起身,快步走到儿子身边,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,给儿子披上,忍了忍,他终于颤抖着双臂,将自己一生的至宝,抱入怀中,喃喃地说,“你回来了!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“爸爸,”Tony回抱住Howard,在他肩头用带着泣音的笑声说,“大概能维持几分钟,我知道,你想我了。对不起,爸爸。”

Tony并不真的是一个混球二世祖,他淘气任性行事乖张,却不是真的自私无知。随着年岁渐长,尤其当他体会到了真爱,他当然已经完全能理解当初母亲去世之后,父亲无法直面他的痛苦,毕竟他长了一双跟母亲一模一样的大眼睛。这次离家出走归来奄奄一息,他清楚地知道父亲为了吊着他一条命动用了Stark家族全部的财力物力,他自己也不休不眠地为他制造能量舱。

然而,已经叛逆成性的他,从醒来之后,就一直跟父亲对着干。也许其实内心深处,他是知道的,父亲是真的爱他,否则怎会对他如此纵容?Howard Stark那样的人,怎么可能会放任别人在他面前作威作福?

就在刚才,在看到那个不可一世的当权者颓丧地坐在那里,浑身上下透出的无力感,让Tony突然意识到,自己的父亲真的老了,他为了自己,操碎了心。

他听着父亲低声呼唤自己,仿佛看到母亲离世之时,父亲用同样的颓丧和无力,呼唤着母亲的名字。

Tony的心不可抑制地绞痛,深深的懊悔和心疼,让他凝聚起身体里刚刚积攒起来的一点力量,变化出人身。

“爸爸,对不起,”Tony一直重复着这句话,他知道自己的人形最多只能维持几分钟,把这仅有的一点时间全部用来跟父亲道歉,他觉得每一秒都是值得的。

“傻孩子!”Howard抱紧儿子,摸着他毛茸茸的后脑勺。过了一会儿,他松开怀抱,拉了拉外套的衣襟,将自己的儿子裹得严实一点。

“不成体统!”Howard想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,以维持自己一贯严父的形象,但他泛红的眼圈和哽咽的声音,背叛了他。

“嘿嘿……”Tony傻兮兮地笑了笑,蜷腿抱膝,尽量将自己缩成一团,试图让那件外套尽可能地遮住自己大部分身体。

看着儿子露出仿佛稚童的笑颜,Howard的心快要化了,抬手揉了揉Tony的头顶,完全没有意识到,自己也露出了傻爹的微笑。

“爸爸,我不想跟Thor结婚。”Tony用头顶蹭着Howard的掌心,可怜兮兮地说。

“哎……”Howard长叹一声,此时此刻心软如棉花糖的他,完全没有任何脾气,只是疑惑地问,“你先告诉我,那个人类有什么好?”

“嗯……”Tony歪着头,眼珠子转来转去,抿着嘴,笑得甜蜜,却又微微蹙眉,仿佛很苦恼的样子。

“这么难想啊?”Howard挑眉问。

“我真的想不出来。要说他见义勇为,但Bucky也很热心肠。要说他有责任心,又算不上是什么特殊的好处,他好像有很多优点,可是又说不出来。”

“那你还这么爱他?”

“莎乐美之泪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?只有他,能让它发光。”Tony说着,笑得越发甜蜜。

“这只能证明他很爱你,但并不能证明你很爱他。”Howard耸耸肩。

“不用证明了。刚刚你不是问过我他哪里好吗?我连他的半点好处都说不出来,却还是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他,只想跟他一直在一起,就算是一起死也无所谓。这不是爱是什么?”

“那如果,你一直是一只猫的样子呢?”

“Steve才不会嫌弃我!就算我永远是一只猫,他也会愿意跟我永远在一起的。”

“那么肯定?如果你是猫,就只能做他的宠物,他会宠你养你,你们没办法谈恋爱,总有一天他会爱上别人,他会跟别人结婚,那个时候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同样的问题也会在Thor那边发生啊,你怎么就不担心Thor?”

“不,这不一样。我们跟阿斯加德家族,是摆明了的契约关系。从一开始,从根本上,维系你们关系的,就是白纸黑字的互惠互利,你们对彼此的目的、权利、义务都一清二楚,不会有不切实际的幻想,不会有过多的期待,一切都在掌控之中。但你跟那个人类不一样。感情是世界上最不稳定的存在,它没有明确的界限,没有可以衡量的标准,没有可以计量的工具,是一种极其虚幻的东西,而人类尤其的自私和软弱,我怎么可能把你的幸福,寄托在飘渺的事物和脆弱的人类身上,Tony,相信我说的每一个字,它们都是真的。”

“我相信你,爸爸,真的,我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你的真心话,我也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。但是,爸爸,我想问你,幸福是什么?”Tony睁大眼睛,认真地凝望进父亲眼眸深处,他轻声说,“爸爸,我知道你想让我幸福快乐,你能告诉我,幸福是什么?”

Tony顿了顿,并没有等Howard开口,就接着说:“幸福到底是什么?它长什么样子?它有多重?你能拿出来给我看看吗?不,你不能。”

Tony平静而柔和的嗓音中,透出稳稳的坚定,他继续说:“爸爸,我的幸福,不是你给我的,更不是Thor给我的,甚至不是Steve Rogers给我的,我幸不幸福,只有我自己知道,那是我自己给自己的,那是我的感受,是我的心。爸爸,我爱Steve Rogers,我知道自己爱他。你不是说感情是很虚无缥缈的东西吗?我承认。因为我也抓不住它,它来得太突然,完全不受我控制,而我根本不敢说,我会爱他到海枯石烂,但是我知道,此时此刻,我就是爱他,只有他,爸爸,只有他。只要能跟他在一起,我就是幸福快乐的,也许明天我就想杀了他?谁知道。但那不重要,因为我们无法掌控虚无缥缈的东西,我们唯一能把握住的,就是现在。”Tony说完,眼中闪着熠熠光辉。

“Tony,”Howard凝视着儿子的双眸,低声说,“未来也很重要。你不能说未来不重要。我总会在你之前死去,我不能照顾你一辈子,Tony,我需要确定当我死去之后,你被好好照顾。”

“我知道你爱我,爸爸,”Tony有些哽咽,“但我长大了,我能照顾好自己。我总有一天将会成为当权者之一,我不是活在真空中,我也不是不相信你的能力,但是你要相信,就算是你的安排,也并非尽善尽美,哪怕是你还在的时候,也并不能真正无时无刻地照顾我,你看,我这不刚刚差点儿被Loki弄死了吗?”Tony发出带着哭腔的笑。

“臭小子!你自己离家出走还变成是我照顾不周了?”Howard也红着眼笑了,在Tony头上轻轻拍了一下。

“我想说的是,”Tony将头靠在父亲肩头,轻轻说,“你不可能永远掌握一切,你必须放手。让我为自己的人生负责,这才是真正的强大,不是吗?就算是有一天你不能再照顾我,我能自己照顾自己,而不是靠哪个吸血鬼,这才是最让人放心的,不是吗?我可是Tony Stark,是Howard Stark的儿子,如果要依附着谁过活,不是太可笑了吗?”

Howard抬起手,揽紧儿子的肩膀,笑骂道:“臭小子,歪理邪说一套接一套。”说完,他长长舒出一口气,透着些无奈,还有些欣慰和释然。

“不过,”Tony突然语调一变,坐直身体,与父亲对视,眼中闪着狡黠的光芒。

“不过?”Howard挑眉。

“明天我可以跟Thor回阿斯加德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什么?”

两个声音在书房门口同时响起,父子俩回头,看到两个金发碧眼的壮汉,顶着两张难以置信表情的脸。

“怎么?有意见吗?”Tony仰着头,得意洋洋地说,“作为我的未婚夫,Thor,你记得带上你的弟弟和他的后裔,迎亲的队伍可不能太寒酸;至于你,我的贴身男仆,实在太寒酸了,让Jarvis给你准备一些体面的衣服,收拾收拾,然后跟Jarvis学习一些基本礼仪,从明天开始,你必须二十四小时照顾我的饮食起居。我……喵……”

Howard的外套下钻出一只大猫,站直身体,抖了抖毛,跳下沙发,仰首阔步地走出了书房——翘着他那不可一世的大尾巴。

“就按Tony说的办。”Howard挑了挑眉,看着Thor和Steve。

两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对视一眼,想起刚才在吸血鬼地牢看到的银制牢笼和牢顶的紫外线照射器,想到自己的弟弟和老友,两人只能压下满腔不解和疑惑,冲Howard点了点头。

“Jarvis,”Howard吩咐不知何时静静等候在书房门口的火狐,“带Thor和Ste……嗯……Ro……嗯……美国棒棒冰去休息。”

“是的,先生。”

“然后回到这里来,我相信你应该有很多话要跟我说。”Howard有些咬牙切至。

“好的,先生。”Jarvis恭敬行礼后,招呼着Thor和Steve一起离开。

“Jarvis,”Thor突然开口,“不用为我准备房间,我想去地牢陪我弟弟,明天日出之前,麻烦你安排三副棺材到地牢,谢谢你。”

“不麻烦,Odinson先生,别客气,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。”Jarvis恭敬地目送Thor离去,然后对Steve说,“队长,请跟我来。”

“Jarvis,Tony他说……”Steve有些无措地想复述大猫的话。

“我觉得您已经不用跟我学习什么礼仪了,队长,Tony少爷就是在开玩笑,您的衣服我会给您准备好,明天直接送上专机。如果不介意,您可以现在就开始工作。”

Steve愣了愣。

“我的意识是说,Tony少爷一个人在能量舱,需要一个贴身照顾的人。”

“哦!当然当然!”Steve幸喜若狂,“劳烦您带我到能量舱那里去,毕竟让Tony一个人呆在那里,显得我太失职了。”

“为您效劳,队长。”Jarvis微微躬身,快步向前走去。

Steve忙不迭地跟了上去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第二天一大早,Steve抱着他亲手洗得香喷喷、并擦干吹干毛的大猫,从一辆房车上下来,在一架私人飞机前站定。

Howard走过来,狠狠瞪了Steve一眼,无限爱怜地抬手一下下抚着大猫。

“喵!”大猫仰起头,舔了舔Howard的掌心。

“噢,我的宝贝!”Howard将自己的额头贴上大猫毛茸茸的额头,“我真舍不得你!我后悔了!要不咱们毁约吧,我干嘛要把你送到阿斯加德那冰天雪地鸟不拉屎的狗屁地方。”

“Stark先生,请注意您的用语。”Steve小声说。

大猫迅速抬起爪子,按在了人类的嘴上。

Howard额头上青筋直跳。

“Howard,阿斯加德并没有冰天雪地。”房车旁并排摆放的三副棺材其中一个,传出闷闷的声音,“虽然地处北欧,但还是有阳光的。”

“哼,说得好像你每天都晒一样,”Howard冷哼一声,嗤之以鼻。

“放心吧,Howard,我会好好照顾Tony的,”Thor的嗓音中是毋庸置疑的诚恳。

“哼,”Howard再次冷哼,“我的Tony聪明得很,谁需要你的照顾?你还是照顾好你那傻弟弟吧!Tony的帐我还没跟他算,居然想从我手里抢东西?三番四次挑衅我,我看他不是蠢货就是活腻了。”

Howard越说越气愤,而被骂是蠢货的黑发吸血鬼,因为过度虚弱,白昼时已经无法维持清醒,只昏昏沉沉地躺在棺材中,辛亏如此,又少了一桩是非。

“你!男仆!”Howard用下巴指了指抱着大猫的人类,“给我尽心尽力照顾Tony。但凡有一点让他不满意的地方,或者你敢伤害他,辜负他,无论你藏到天涯海角,我都能让你灰飞烟灭。”

这是……得到认可了?Steve激动得满脸涨红,点头如捣蒜。

上了飞机,一直到起飞过后很长一段时间,Steve都觉得自己仿佛身在云端,呃……好吧,他此时的确是身在云端。

他不敢相信,Howard就这么把Tony交给自己了。Howard那些威胁的言语,Steve压根儿就不在意,正如你不去触犯法律的话,法律对你来说就形同虚设。

Steve只是抱紧怀里的大猫,呆呆地望着窗外浩瀚的云海,痴痴地傻笑。

而大猫完全能理解他的心情,不去计较被结实的手臂勒得不舒服,只是静静地趴在人类怀里,耳朵贴着他健硕的胸膛,听着那一声声噗通噗通,沉稳健康的心跳。

Rhodey坐在不远的地方,看着晨光中傻兮兮的一人一猫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转头看到窗玻璃上映射出自己轻快的微笑。

 

 

正文完结?!

其实我还没写完啊!因为妮喵不可能永远是妮喵啊!要不怎么开车?!(毕竟我没那么重口味!?!?)

另外,给基妹治病也是一场好戏啊!

但是从行文上来说,感觉又该打上“完结”,所以,到底是番外?还是继续Chapter 17?

评论(17)
热度(32)
Top

© 秋的神经话 | Powered by LOFTER